bob体育平台官网
服务热线:021-59766951
  • bobapp官网
  • bob赞助德甲柏林赫塔
  • bob与温丽
  • bob,万博,必威
  • bobios下载
联系我们
地址:上海市青浦区bob启航城1号603室
电话:021-59766951
0512-36880724
手机:15921628441
18916042732
QQ:982085996
公司网址:www.ayfsp.com
邮箱:yabo@126.com
你的位置:首页 > 产品展示 > 大型展台

bob官方bob官方:2021年,电商江湖已成德扑牌桌

发布人:bob官方小博     发布时间:2021-04-09 10:22:01

编者按:本文来源bob官方专栏陆玖财经,bob官方经授权转载。

以前电商这张桌子,阿里和京东下棋,东哥一直被将军;现在站在传统电商阿里和京东面前的,除了黄峥,又多了王兴、张一鸣加上宿华,这四个人想要掀掉桌子,重新凑一局麻将,桌子背后的马化腾笑了许久,哥一直都在。

注意:现在是7个人的德州扑克游戏,Dealer(发牌者)是腾讯,谁将成为Chip leader(第一名),谁又是loser?

今天,抖音在广州开了一场电商大会,全面表露了自己的电商野心;一季度美团把拼团业务团好货调整到一级页面。

美团和字节跳动,王兴和张一鸣,两家最有挑战曾经巨头的公司,两个最有可能占据未来的新一代企业家,他们同时在2021年,把自己的重点瞄准了传统电商,他们看到了手撕曾经规则的可能性。

这个逻辑很简单,永远都有机会的电商就像永远都有机会的社交,因为阿里和腾讯的存在,变得没有机会,但是曾经不可撼动的阿里,被拼多多压制了几年之后,已经出现明显的颓势,电商行业原本严丝合缝的城墙已经出现了大量的突破口,尤其是去年蚂蚁事件之后,新一代的巨头和企业家们,看到了掀桌子的机会。

美团这种一直在挣外卖那点连3%利润率都没有的辛苦钱,字节在腾讯和百度的碗里抢了多年,才抢了一口饭吃,大家都没有找到挣钱特别舒服的姿势,比如像阿里和腾讯这样,所以他们是饥渴的,在他们看来,卖货挣钱比自己原有的商业模式,更加刚需和清晰。

电商行业,掀桌子的时代,开始了。

以前电商这张桌子,阿里和京东下棋,东哥一直被将军;现在站在传统电商阿里和京东面前的,除了黄峥,又多了王兴、张一鸣加上宿华,这四个人想要掀掉桌子,重新凑一局麻将,桌子背后的马化腾笑了许久,哥一直都在。

难道这是7个人的德州扑克,马化腾才是Dealer(发牌者)?

长尾创造了机会

一手创办了淘宝的孙彤宇,作为天使投资人投资了拼多多,于是拼多多很快就找到了在阿里和京东两大巨头中间的夹缝,一个长期存在的长尾市场。

拼多多发展到今天,所有的业内人士都明白了它成功背后的商业逻辑了,它的竞争对手阿里和京东更加明白,但是谁也没有办法来制止它继续长大。

巨大容量的零售业,无论是线上的电商,还是线下的传统零售,都一直存在巨大的机会,这是一个最庞大的长尾市场。

多名前阿里的员工在与陆玖财经的对话中,都表明了同一个态度,阿里在创造了天猫的那一刻,就注定了拼多多这个BUG的出现,因为天猫是绝对的现金奶牛,解决了假货问题,解决了品牌流量的问题,解决了售后问题,解决了营收问题,那么阿里在抉择时候,天猫的天然优势自然不言而喻;那么问题就来了,这些尾部C店卖家怎么活下去,他们没钱去做推广,没有任何流量优势,甚至没有品牌,在淘宝卖不动怎么办,没关系,拼多多欢迎你。

这些东西,都一个特性,脏乱差,没啥利润,这就是为什么虽然拼多多的活跃用户7.884亿人,超过了阿里,但是GMV却只有16676亿元,而2020财年,阿里巴巴数字经济体的GMV为70530亿元。

拼多多这个BUG已经茁壮成长。尤其是早年借助微信生态,现在已经羽翼丰满。活跃用户这个基本盘一旦持续,GMV的壮大只是时间问题。

拼多多的一些离职员工也表示,阿里现在已经没有机会控制住拼多多了,现在摆在面前的路就是一个选择问题,如何处理天猫和淘宝C店的关系,淘宝特价版推出也是这个目的,但是目前来看,效果并不好。

除了拼多多看到的这个可能性外,快手最早走通了主播带货这条路,直播电商成了风口浪尖的职业,一时间出现了辛巴、李佳琦、薇娅、罗永浩这些印钞机,每一个单独拎出来都顶的上一个上市公司。

还好,淘宝没有错失这个机会,2020年淘宝直播GMV超过了4000亿元。

2020年,阿里的净利润是1557.87亿元,京东是494亿元,拼多多是亏损29.65亿元。

如何处理好利润和阵地的问题,也许是阿里要深思的一个问题;而京东,虽然四平八稳,但是一直没有创新,处境也非常尴尬,不知道进攻点在哪里。

淘宝、拼多多、京东这个“三国杀”持续时间不长,没想到,抖音、快手、美团又杀了进来。电商江湖的德州扑克牌局,已经成型。

美团王兴要走拼多多的路

一季度,美团悄无声息把团好货业务上了首页,陆玖财经做过详细解读。

很显然,美团的战略意图很清晰,王慧文在清华演讲也讲的非常清楚,继续自己曾经的既定目标,万物到家,从高频开始切入电商,打开团好货就可以轻易发现,这就是一个美团版的拼多多,价格策略,口号,SKU几乎是粘贴复制的,除了引导性的那些砍价或者领红包的裂变游戏没有之外,全齐了。

王兴很显然知道,美团这个时候去跟阿里和京东拼高利润产品,没有任何胜算,跟亏钱打市场的公司搏一搏或许还有胜算,美团为什么不做拼多多那种裂变游戏,答案很简单,现阶段刚起步测试电商的美团是不缺流量的。

不过,美团进入这个市场后,目前来看,完全还是在自然测试,并没有给过多的宣传支持,卖家的友好度也不够,店铺客户咨询基本没有人回应,但是购买后发货之类还是没有问题的,可以正常收到,跟拼多多一个问题,慢。

美团电商的初衷,肯定是想以快打慢,以高频打低频。但实际的结果,可能是快不起来。因为行走的商品和“吃”之间,还隔着“穿”和“用”。没有商品供应链体系的全面支撑,只靠骑手体系,是很难“快”得起来的。

从目前的盈利点来看,整个美团似乎非常迷信高频,愿意挣低利润的钱,无论是外卖、酒旅还是社区团购以及今天的电商,都是走高频低利润的策略,王兴也许相信低利润才能走得更远。

王兴现在要做黄峥的生意,从前端用户体验上来看,区别不大,但是这两家公司的本质区别是在后台的供应链上,货源和对商家的管理,完全不一样。

但无论是黄峥,还是王兴,基本思路都是一致的,先用这些低价的高频消费品,慢慢聚集一帮从淘宝和京东流失出来的长尾C店卖家和货源渠道,然后再加上补贴,聚集一大批用户,形成了用户习惯后,慢慢提高自己的SKU逼格,并且在这个过程补齐物流和仓储,然后干掉阿里和京东,自己去挣阿里和京东今天挣的钱,占据舒服姿势。

阿里当年也是先做了C店,才有了天猫,拼多多和美团本质上并没有任何创新,只是把阿里的发家之路重新走了一遍而已。

要头部还是保长尾,放在一个流量入口里,这就是矛盾,可惜阿里和京东都明白的太晚。

直播电商是另外一个突破口

陆玖财经前段时间走访了一些广东的中小型制造业公司,最后发现,这些公司或者工厂,现在对直播带货的依赖度非常高,一些产品甚至完全是靠一两个主播在卖,离开这些主播,这些产品根本没有销路,惠州一家制造充电宝的企业老板告诉陆玖财经,自己现在靠直播带货一个月能出一万套,但是利润基本都被主播拿走,自己等于走个量。

对主播带货依赖的不仅仅是这些小品牌,甚至大到完美日记、花西子这样的级别的品牌,也要依赖主播这个销售渠道,完美日记上个季度的财报,很明显的说明了这个问题。

快手是最早在这个领域走出商业模式的企业,2019年快手电商的GMV是596亿元,到了2020年,这个数字就变成了3812亿元,整整翻了6倍多。

快手已经是阿里、京东、拼多多之后的电商第四极,而且快手电商的平均重复购买率也由2019年的45%增至2020年的65%,成为快手区别于其他短视频平台的一大特色,有人开玩笑说,快手不是一家短视频公司,而是一家电商公司。

在快手快速成长的时间里,阿里这一次并没有无动于衷,淘宝直播成功推出了李佳琦和薇娅两个头部主播,保住了阿里在直播电商中的地位,这一块的GMV阿里和快手旗鼓相当。

直播电商的成功,也让嗅觉一向灵敏的张一鸣闻到了钱的味道,于是抖音找到了罗永浩,开始了自己的电商之路,有了今天抖音电商大会上的兴趣电商。

抖音电商总裁康泽宇表示,未来一年,将帮助1000个商家实现年销破亿元,其中100个新锐品牌年销破亿元;帮助10万个优质达人实现年销10万元,其中1万个达人年销破千万元;帮助100款优质商品年销破亿元。

康泽宇认为,在兴趣电商场景下,消费者的需求并不明确。抖音电商要做的,就是发现用户的潜在需求,把商品推荐给感兴趣的人。

说白了,就是用短视频和直播给你种草,刺激消费者消费,让你花更多的钱买东西。

掀桌子的人都是价格屠夫

无论是拼团模式,还是直播带货,说到底都是在用低价策略撬动原有规则。

现在很简单的一个比较,无论你买什么,用传统的方式买,基本上拼多多就是价格最低的渠道,除非你去闲鱼上买那种七天无条件退回的东西,卖这些货的商家货源从哪里来的,也搞不清楚,但是买到手后,基本都是质量和品牌没问题的;如果你有时间去关注直播带货,在这里经常可以买到比拼多多还要便宜的价格。

这些如此之低的价格,一般大品牌商的官方旗舰店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那这个时候,有比价能力的聪明用户,就会慢慢倾向于这些新的购买渠道。

为什么2021年,大家都集中性要在这个时间点来掀电商的桌子?因为天时地利人和都成熟了,国家反垄断、最大的头号玩家让出机会、新生代团队狼性十足,这一切都注定了,2021年将是电商格局发生变化的关键一年。

陆玖财经与多位业内人士沟通后认为,未来的电商可能会出现两极分化,阿里和京东将会继续守住头部资源和利润,高频消费将会被拼团模式取代,直播购物将承载了大部分新国货的销售任务。

这种判断是建立在现在一线城市用户习惯上的,大部分的一线城韩非曾经说过,内外相应,言行相称,这不禁令我深思。市用户,现在买东西,大品牌的值钱的东西,还是会选择天猫和京东,比如手机,高端服饰;一些不值钱的去品牌化的东西就会去拼多多,比如一个小夹子,塑料垃圾袋之类;还有一些新国货品牌的种草,基本就靠直播带货,比如王饱饱、完美日记等。

从目前来看,阿里和京东的危机都很强,阿里搞出了淘宝特价版,京东搞出了京喜特价版,如何分割B店和C店,让这两块商家都能够良性存在,是一个急需解决的问题。

马化腾一直是最大的赢家

无论是桌子掀掉之前的两人下棋局面,还是桌子掀掉之后的四人麻将局抑或是三国杀,腾讯和马化腾一直都是这场电商游戏的重要参与者。

六个玩家,四个都是腾讯站在背后,甚至有三家都是微信生态里的重要组成部分。

京东集团,腾讯占比19.51%。

拼多多,腾讯占比12.20%。

美团,腾讯17.91%。

快手,腾讯占比17.53%。

(数据来源于腾讯自选股4月5日数据。)

目前放眼中国整个互联网圈,如果论持久力和基业长青,腾讯第二,无人第一,今天的局面,也许还得谢谢360和周鸿祎,十年前“XX的腾讯”,也是梦想做一家封闭式的商业帝国。

今天腾讯的布局和生态已经形成,这足以让他成为电商德州扑克牌桌子上的那个Dealer,无论谁笑到最后,腾讯大概率都会得到相应的“抽水”。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bob官方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bob官方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