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体育平台官网
服务热线:021-59766951
  • bobapp官网
  • bob赞助德甲柏林赫塔
  • bob与温丽
  • bob,万博,必威
  • bobios下载
联系我们
地址:上海市青浦区bob启航城1号603室
电话:021-59766951
0512-36880724
手机:15921628441
18916042732
QQ:982085996
公司网址:www.ayfsp.com
邮箱:yabo@126.com
你的位置:首页 > 产品展示 > 小型展台

熊吖bob舔白丝熊吖bob舔白丝:网络版权时代的阵痛:“笔趣阁们”因何猖狂?

发布人:熊吖bob舔白丝小博     发布时间:2021-04-23 10:12:30

编者按:本文来源锌刻度,作者孟会缘,熊吖bob舔白丝经授权转载。

距离4月23日的世界图书和版权日,还有一天。

我们将目光聚焦到了被盗版困扰多年的网文领域。这个网络时代的特殊产物,在飞速发展的进程中,正向两极狂奔。

一边是年年都有大量的网文版权被高价购买,另一边是更多的创作者对自己的原创作品被盗版而束手无策。

从网络小说诞生起,盗文网站就与之相爱相杀。

随着盗文网站的出现,让读者们欣喜于有免费的小说资源可看,让盗版商图谋着将流量以广告的形式变现,也让版权方奔波在防盗与维权之间……但很显然,总是充斥着各种内嵌小广告,靠盗版内容和搜索获得流量加持,赚取广告收益的盗文网站、APP们,正游走在灰色地带,牟取的是并不合法的利益。

既然是违法之举,就必然会受到法律的严惩。可就在最大的盗文网站笔趣阁被查封倒下后,更多披着“笔趣阁”外衣的盗文平台仍旧活跃于网络世界中。让人不禁深思,盗文网站封不完、杀不尽的深层原因到底是什么......

千千万万“笔趣阁”,打开盗版世界冰山一角

看到盗文情况的频发与盗文网站的泛滥,一度有网文作者在网上自嘲,称既希望在笔趣阁上看到自己的文章,又不希望在笔趣阁上看到自己的文章。

这句看似矛盾的话,对很多靠稿费吃饭的作者来说,代表着一个极其残酷的现实:在笔趣阁这个行业内外知名度极大的盗文网站上,看到自己的盗文意味着自己的文章足够火,因为没有关注度的文章不会得到盗版商们的半分垂怜,但与此同时也意味着,自己辛苦劳动的成果被无情的窃取了。

此前,笔趣阁被查封后,曾披露一组十分骇人的数据。据相关媒体报道,实际被笔趣阁侵权的小说高达40余万部,点击量为21亿余次,涉案金额177万余元,仅阅文集团就有12万余部,点击量7亿余次,还涉及“红袖添香”“网文欣阅”等5家单位权利人。

当然,伴随涉案人员的落网,及其最终被诉诸于法律的消息,倒是给了业界一剂强心针。可网文平台和作者们还没有高兴太久,又被现实狠狠地打了一巴掌。

他们很快发现,一些披着“笔趣阁”外衣的盗文网站依然横行于网络,或是打着“新笔趣阁”的旗号出道,又或是直接以“笔趣阁”之名宣告其存在感,有人戏称这更像是“一个笔趣阁倒下了,千千万万个笔趣阁又站起来了”。

锌刻度在知乎“如何看待笔趣阁被查封”话题下看到,部分网友的回帖颇具深意。“笔趣阁是封不掉的,因为这只是个名字。”这句留言可以说是揭开了盗文网站的现状,正如一位网文作者所说,“如果把我的任何一部小说放在网上搜索一下,可能除了一条并不醒目的正版链接,剩下的几十上百条链接全都是盗版。”

与其说笔趣阁是一个盗文网站的名字,倒不如说它是网文盗版世界的一个缩影。在整个盗版网文世界里,一众充斥着各种内嵌小广告的盗文网站中,笔趣阁仅仅只是其中名气最大、知名度最广、网民认同度最高的那一个。

在盗版世界的佼佼者笔趣阁被查封关闭之后,从实际情况来看,仍有千千万万个同种性质的网站正游走在灰色地带。而面对仿佛无穷无尽的盗文网站,一些无能为力的作者为了防盗,只能在发文前先发一堆乱码文字,等盗版方把这些乱码文字盗走后,再对正文进行删改、重新发送。

可这无疑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做法,因为网文平台还做不到滴水不漏的防盗,作者亲自动手的结果就是影响到自己的正版读者订阅。毕竟,采用乱码等刷新或者乱码等替换的方式,十分影响读者的体验感。

正版网文平台早已沦为“白嫖党”的推书工具

面对如此现状,作者们的无奈与哀叹之下,却是很多读者的狂欢。

这天,打开晋江首页,一一翻看过各类榜单分区,杨艺很快就找到了让自己感兴趣的新书。

点开书名链接之后就能看到小说简介,如果叙事风格、故事脉络对胃口,杨艺会顺着网站端开始阅读前面的免费部分,直到看到需要收费的章节,若是还有继续阅读的想法,她就会再打开另一个小说阅读APP搜索这本小说的免费资源。

“有免费资源当然是找免费资源看呀,现在的小说越写越长,按字数买下来一本起码几十上百,就我几天一本的阅读速度,一个月下来确实负担不起。”除此之外,随着网络文学在近几年的大爆发,如何从一众良莠不齐的小说中筛选出值得花钱购买的颇具难度,对“先看(盗文)后买(正本)”这种模式,杨艺认为,只有做到能让人多次回味的那一本,自己才会心甘情愿去正版网站花钱以示对作者的支持。

身为晋江多年老粉,“白嫖”行为对杨艺而言已是一种常态,“对比了大家推荐的各种免费小说阅读器,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个资源很全、更新超快、广告偏少的APP,可惜最近这上面的广告变多,体验感没有刚下载的时候好了。”

尽管对越来越频繁的广告心生怨气,但这个能实时更新的免费小说APP,总是会在放广告前用一则温馨提示征求用户意见,让她主动点击播放键并安静等待广告放完,“我们承诺永久免费,广告是为了更好为您提供优质的阅读,谢谢您。”

用免费小说资源引流,以广告营销牟利的盗版小说APP

杨艺明白,这一类APP之所以能一直存在,靠的就是用免费小说资源引流像她这样的用户,再通过卖广告、让用户看广告的方式赚取生存资金。相较于在正版网站必须花费真金白银的购买行为,她这样的读者在免费小说APP上只需要付出一定时间看广告就可以获取资源,实在让人难以拒绝。

在这样的情况下,正版小说平台晋江文学城不过是“白嫖党”们眼中的推书工具罢了。事实上,这不仅仅是晋江正在面临的问题,包括起点中文网、云起书院、潇湘书院等在内的主流网文平台,几乎全都存在同样的情况。

作为一个标准的起点读者,孙杰奇在起点上看网文的历史甚至可以追溯到他的高中时期,不过彼时仅有固定生活费的他,因荷包空空只能无奈选择盗版资源。而时至今日,拥有多年白嫖经验的孙杰奇,已经越来越习惯于从正版网站找书名、在盗文网站看正文的生活,“一方面是已经习惯不付费看文了,另一方面也是盗版资源太好找了。”

“通常在浏览器上搜索书名找资源,排在前面的网页一般都不会是官方网站。”在孙杰奇看来,如果有盗版资源,那就没必要花钱去看正版,“虽然盗文网站有各种各样的缺点,比如小广告多、错别字多、更新延迟、可能还有病毒等等,但是不花钱绝对会有一大批读者奔着它来。只看价格,正版网站打不过盗版。”

盗文网站、APP横行于世的生存逻辑

杨艺与孙杰奇对待盗版网文的看法,在某种程度上印证了盗版小说网站存在的基础——虽然有广告、延迟、错别字等缺点,但它单凭不要钱就能俘获一大批读者的心。

在由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第47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中,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月收入在2001-5000元的网民群体占比为32.7%,月收入在5000元以上网民群体占比为29.3%,有收入但月收入在1000元以下网民占15.3%。

近4成网民月收入在2000元以下

也就是说,在作为网文主要消费群体的网民中,有近4成网民月收入在2000元以下,仅有三成网民月收入在5000元以上,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读者偏爱不要钱的盗文。

站在读者的视角考虑,一章网文几千字几分的价格可以称得上是廉价,一本书几十万字要几十块钱倒也合理,但在将之作为消遣的高频消费模式下,算下来整体却稍显昂贵,的确是部分网民拥抱正版的阻碍。

当然了,“白嫖党”能完美避开需要花钱的官方平台,不费吹灰之力得到如此多的免费资源,离不开盗文网站持之以恒的搬运助力。

据相关从业者爆料,如今已然到了盗版不禁止,网文就会被蚕食殆尽的地步。众多盗版商为了取悦读者抢夺流量,往往会在正版内容更新的第一时间,将之抓取到自己的网站之中,有时候甚至正版内容都还没显示出来,盗文网站就已经全盘显示了。

细想一番,盗版商的成本也只是购买一次正版的价钱而已,哪怕无法像正版网站那样做到从1卖到正无穷份,但其主要收入来源也并非文本,而是无处不在的广告投放。用免费网文引流读者,再广接大量广告实现流量变现,一本万利确实不在话下。

那么,对于眼下盗文网站蔚然成风的局面,正版平台就只能束手以待吗?

实际上,创世中文网总编辑杨晨曾言,大型网站都会有一些“防盗”技术手段,比如用户不能在网页上直接复制文字,平台能够追踪到盗版账号并封号等。

具体而言,阅文集团有特殊算法模型数据库,实现了快速查询底层能力,秒级内实时计算出指定章节内容重复度,为防抄袭提供了大数据基础能力。晋江文学城也设计了一套抄袭举报管理系统,还通过技术手段让付费章节作者可以设定对特定人群在一定时间内投放干扰内容,起到了一定的防盗版作用。

不过从层出不穷的盗文情况来看,尽管平台们在技术上付出了诸多努力,被盗文依然是一件让版权方防不胜防的事。

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网络文学总体盗版损失规模为56.4亿元,移动端盗版损失同比上升10.4%,2020年上半年,盗版阅读App的访问量就增长了20%,直接经济损失规模进一步扩大。在2016年至2019年,仅阅文一个平台即投诉下架侵权盗版链2644万条,处置侵权盗版App 4364款。

版权保护之路为何障碍重重

综上所述,让我们先理一理网文领域侵权问题如此突出的几方面原因。

首先,肯定是因为读者舍不得花钱买正版。而今,有平台也意识到了读者们对免费盗版的偏好,为了加强除内容之外对读者的吸引力,平台特意设置了作者或读者的书单推荐、文内发弹幕或语音等功能,拟通过建立共同的爱好圈与更贴心的服务来挽留读者,但依然改变不了读者流向盗文网站的事实。

如果对标现阶段版权保护做得比较好的音乐领域,网文平台们与之收费模式最大的区别,可能就在于,成为前者的会员即可享受到几乎所有的音乐内容,而成为后者的会员仍需要为单个网文作品买单。

也就是杨艺所说,一篇长文按字数买下来一本起码几十上百元,多来几本,读者根本负担不起。无奈的是,网文领域发展这么多年,收费模式一直如此。尽管平台们如今已经探索出将网文通过影视、动漫、游戏、出版等方式,实现IP价值最大化的一条康庄大道,在针对用户的商业模式方面,依然只有单本付费阅读一项。

或许在看到读者更加偏好盗文网站的现实下,网文平台们也可以试着思考一下,是否一成不变的盈利模式,已经不再适用于这一届习惯快速化阅读的读者了呢?

再来看盗文网站如此泛滥的现状,读者基于价格因素的选择以及正版意识的缺乏,对盗文的需求快速爆发,盗文网站应运而生。因盗文成本低廉且技术难度低、正版平台防盗仍不够严密,以及对盗文的网络监管空白等原因,盗文网站的生存环境友好,又造成盗文情况的进一步泛滥与恶化。

好消息是,在今年两会期间,有不少代表、委员对盗版网络文学提出建议。全国政协常委、作协副主席白庚胜就呼吁加大打击力度,“目前搜索引擎行业大多采用‘监测+投诉处置’的维权策略,并不美华纳曾经说过,勿问成功的秘诀为何,且尽全力做你应该做的事吧,这不禁令我深思。能对盗文网站进行彻底根除,反而需要消耗正版方大量资源和精力,平台方应将责任落到实处。”

可以预见,随着网络监管的趋严与打击力度的加大,像笔趣阁一样行走在灰色地带的盗版商们,未来的某一天终究难逃法网。

不过在笔趣阁侵权一案中,其一波三折的调查审理过程,也暴露出了现阶段网文维权的诸多难点。

其一是举证较难,但凡涉及到大宗文字作品被盗,要提供正版文字作品与盗文网站上文字作品的比对结果,可谓是一件大工程。就算是抽样比对,如果抽到其他权利人作品,由于作品仅有笔名,人数众多且分散在全国各地,根本无从查找作品权利人。

其二是成本较高。就笔趣阁侵权一案为例,第三方鉴定一个网站侵权2500部作品,大概需要花费3万元、耗时一个月,如果要将40余万部文字作品全部鉴定的话,鉴定费将高达500余万元。

其三是收益较低。盗版的收益某种意义上就是正版的损失,但正版网站取得收益也是要付出成本的,所以不能按照授权收益额赔偿。从笔趣阁侵权案的结果来看,两位被告人一共被处罚金115万元,相较于维权成本的500余万元,着实是相形见绌。

不论是正版平台的盈利模式,还是针对盗文的网络监管,亦或是维权道路上的各种问题,都是网文版权保护道路上的障碍,都需要一定的试错与完善时间。

而在这些方方面面障碍被彻底清除之前,读者必然还能看到,一些打着笔趣阁旗号的盗文网站肆意依然活跃在网络上;作者仍能不断发现,一个个关联着自己作品的APP正不断刷新着替换好的新章节;平台也一定会感受到,自己以技术相托的防盗手段,始终没能实现保护创作者及自身利益的最终目标......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熊吖bob舔白丝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熊吖bob舔白丝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