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体育平台官网
服务热线:021-59766951
  • bobapp官网
  • bob赞助德甲柏林赫塔
  • bob与温丽
  • bob,万博,必威
  • bobios下载
联系我们
地址:上海市青浦区bob启航城1号603室
电话:021-59766951
   0512-36880724
手机:15921628441
   18916042732
QQ:982085996 
   337076624
公司网址:www.ayfsp.com
邮箱:yabo@126.com
你的位置:首页 > bob新闻 > 公司新闻

bob环球时报:美国输了?还有更流氓的招数在后头

发布人:bob小博     发布时间:2020-08-16 11:48:56

当地时间8月14日,特朗普当局在联合国安理会遭遇了一场“耻辱性”的外交败局:美国政府提出的要无限期延长对伊朗武器禁运的决议草案,不仅遭到了中俄的明确反对,包括德法英这些美国的传统盟友在内的8个安理会理事国,也纷纷选择了弃权,仅有多米尼加共和国这一个理事国支持了美国。

然而,从多家西方媒体的报道来看,美国还有更流氓的招数在后头!

我们先简单介绍一下为什么美国政府会提出要无限期延长对伊朗的武器禁运。

根据英国路透社的报道,在2015年中国与德国、法国、英国、美国和俄罗斯共同签订了解决伊朗核问题的“伊朗核协议”后,联合国安理会还通过了一项名为“第2231号(2015)”的决议。这项决议一方面是对伊朗核协议的通过表达了认可,一方面则制定了一些机制,以督促和鼓励伊朗遵守该协议,比如取消联合国之前施加给伊朗的诸多制裁。

其中,在该协议通过5年后,也就是2020年10月中旬,联合国于2007年对伊朗施加的常规武器禁运制裁,就将失效。届时伊朗就可以从其他国家购买常规性武器了。

(截图来自联合国安理会第2231号(2015)决议原文)

但美国的特朗普当局是断然不可能接受这种情况的。所以,在2018年时退出了伊朗核协议后,特朗普当局又针对此事闹腾了起来,并于当地时间8月14日在联合国安理会提出了一项草案,要求对伊朗的武器禁运无限延期。

当然,正如我们文章开篇所说的那样,美国在这次投票中惨败,只得到了一个国家的支持,其他传统盟友,则因为对美国之前退出伊朗核协议非常不满,在此次投票中也纷纷弃权。

美国《纽约时报》就在其报道中指出,这事说明美国在伊朗问题上正陷入国际社会的“孤立”。

(截图来自美国《纽约时报》的报道)

然而,《纽约时报》同时指出,特朗普当局并没有完全失败,因为他们还有其它办法可以用,而且这个办法反而更会让伊朗难受。

原来,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以及英国路透社、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等媒体以及美国一些智库给出的资料,在联合国安理会于2015年为支持伊朗核协议而通过的那个“第2231号(2015)决议”中,还隐藏了一个对美国极为有利的“保险”条款。

该条款称,如果伊朗核协议的6个参与国(中国、法国、德国、俄罗斯、美国、英国)中,有任何一个国家提出伊朗违反了该协议,那么在收到这个投诉的30天内,联合国安理会就必须就是否继续取消联合国安理会施加给伊朗的那些制裁进行投票。

而如果这项投票无法在30天的期限内通过,那么伊朗就将在这30天期满后“一夜回到解放前”,重新被施加多项2015年之前联合国安理会对其施加的更为严厉的制裁措施。

(截图来自联合国安理会第2231号(2015)决议原文)

是的,这个条款就是设计的如此“诡异”。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网(NPR)就在其2015年一篇介绍这个“第2231号(2015)”决议的文章中指出,美国可以直接通过这一被称为“Snapback”的“保险”条款,对伊朗施压严厉的制裁,而其它拥有否决权的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即便反对美国的做法,也无法直接动用否决权阻拦美国,只能通过发起投票阻止美国,可这一投票反而能被美国动用其否决权否决。

换言之,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网认为,这个“保险”条款等于是保护了美国,令其通过该条款对伊朗的制裁,无法受到其它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直接否决。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则在今年3月的一篇文章就透露,这个“保险”条款也是当年奥巴马在向美国国会推销伊朗核协议时一个很主要的“卖点”。

(截图来自美国《外交政策》杂志)

所以,根据《纽约时报》和英国路透社的报道,早在8月14日联合国安理会就美国特朗普当局提出的无限期延长伊朗武器禁运的决议草案进行投票之前,特朗普一方就已经多次在拿这个“保险”条款进行威胁了,称如果安理会不通过美国政府提出的决议草案,美方就将动用安理会“2231号(2015)”中的这一条款,直接投诉伊朗违规,让伊朗重新遭受之前被联合国安理会施加的那些严厉制裁。

而在如今无限期延长伊朗武器禁运的投票在安理会遭遇惨败后,多家西方媒体都认为特朗普当局下一步势必将通过这个“保险”条款去打击伊朗。伊朗方面也表示接下来几周和几个月对于伊朗很“关键”。

当然,这一做法的吃相也是很难看,甚至是极为流氓的。《纽约时报》就在其另一篇关于此事的报道的标题中讽刺说:为了给伊朗施压,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决定采用一个被特朗普抛弃的协议…..

不过,事情也存在一些转机。

从路透社、《纽约时报》和《外交政策》的报道来看,由于美国特朗普当局在2018年已经高调地退出了伊朗核协议,所以美国如今还算不算伊朗核协议的“参与国”,还是否能以协议参与国的身份去投诉伊朗“违规”,便成了一个存在争议的问题。

而且,从路透社今年6月的一篇报道来看,中国和俄罗斯方面已经在这方面有所行动了,准备提出由于美国政府宣布退出伊朗核协议,所以美方已经失去了参与国的资格和权力。《外交政策》杂志的相关文章还显示德法英对于美国是不是还拥有协议参与国的资格也存疑。

但从美国华盛顿一家名为“保卫民主基金”的智库分析来看,即便是在此事上,美国也仍然有继续耍流氓的空间。

该智库称,如果中俄认为美国不再是伊朗核协议的参与国,那么从程序上来说中俄就得在安理会提出动议并发起投票,而且还得提出这个投票只是“程序性事务”,才能规避美国拥有的常任理事国否决权。然而,美国还是可以对此提出反对,称这个投票涉及的是“实质性事务”而非“程序性事务”。那么如此一来,安理会就得先就这事到底是什么性质发起一个投票,而从以往惯例来看,这种投票是属于“实质性事务”的投票,那么美国就可以动用其否决权,否决中俄的动议。

(截图来自该基金会的分析文章)

所以,美国虽然在8月14日安理会的投票中看起来输掉了一局,但作为全世界最老奸巨猾的流氓国家,美国在伊朗的事情上,恐怕还要且折腾一阵子。